• <li id="aulc0"></li>
    <dl id="aulc0"></dl>
  • <div id="aulc0"><s id="aulc0"></s></div>
    <span id="aulc0"></span>

    由亂到治 尋找共享經濟創新與規范的平衡點

    2019-03-05 09:24:07來源:中國青年報
    字號:

    在遭遇共享單車寒冬、順風車命案后,“共享經濟”下一程該怎么走?2月28日,在國家信息中心一樓的會議廳,來自行業、高校的許多人士聚在一起,共同尋找答案。

    從2016年開始,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的團隊每年都會對共享經濟做一番梳理,形成報告。

    在回顧過去一年共享經濟的表現、探討共享經濟的前路時,一些人認為,共享經濟有無前途取決于能否真正創造價值,而政府需要把握好規范治理和政策激勵間的尺度。

    共享經濟對“穩就業”作用不可低估

    如果給共享經濟這一年來的表現做個總結,國家信息中心主任程曉波愿意用“喜憂參半”四個字來形容。

    喜從何來?縱觀國內外的經濟表現,在下行壓力加大的形勢下,我國的“共享經濟”市場規模逆勢上漲。

    國家信息中心發布的《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年度報告(2019)》(以下簡稱“報告”)指出,2018年,共享經濟市場交易額為29420億元,比上年增長41.6%。

    這其中,有兩點讓程曉波印象深刻:

    第一點是制造業產能正在加速“共享”,成為2018年共享經濟各領域中最活躍的類型。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制造業產能共享市場規模約8000多億元,比上年增長97.5%。“這個增長速度非常快,這個新的趨勢值得深入研究。”

    從發展速度上看,2018年各領域共享經濟增長出現了新的變化。“生產能力”、“共享辦公”和“知識技能”三個領域較上年增幅分別高達 97.5%、87.3%和 70.3%。

    作為研究團隊的一員,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于鳳霞認為,產能共享的快速增長,一方面得益于政策的推動,“產能共享基礎設施較之前大幅完善,政府牽頭正在大力推進這方面的建設。”2018年11月,工信部等四部門聯合印發《促進大中小企業融通發展三年行動計劃》,其中提出要鼓勵大企業利用“互聯網+”等手段,搭建線上線下相結合的大中小企業創新協同、產能共享、供應鏈互通的新型產業創新生態,促進生產制造領域共享經濟新模式新業態發展,重構產業組織模式,推動中小企業高質量發展,降低自身創新轉型成本,形成融通發展的格局。

    另一方面,近幾年共享經濟在制造業領域的拓展步伐不斷加快,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布局產能共享,涌現出多種產能共享模式和一批創新型共享平臺,有力地推動了產能共享的發展。如沈陽機床集團推出了i5智能“共享機床”,加工時產生的數據可廣泛用于商業、管理和技術開發,并與互聯網共享生產力平臺實時連接實現生產力共享,提高加工總效率。

    第二點是共享經濟對就業的貢獻。

    據研究團隊估算,2018年有7.6億人參與到我國共享經濟市場中,其中提供服務的人數達到7500萬,比去年增加500萬人左右,“這些人里絕大多數都是兼職人員。”

    美團點評研究院總監趙大威認為,共享經濟的“魅力”在于可以提供更靈活的就業方式。從美團自身的調查來看,每天工作4個小時以下的騎手占比高達52%,“他們可能有其他收入來源。”而共享經濟提供的就業機會更多圍繞在二三四線城市,“能讓更多年輕人在家鄉附近工作。”

    程曉波認為,在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當下,共享經濟對“穩就業”的作用不可低估。過去幾年,共享經濟甚至讓一些“去產能”領域的員工有了新的擇業機會。

    隨著市場的發展,研究團隊也發現,部分領域的服務提供者出現了專職化趨勢,一批基于共享平臺的專職司機、房東等開始大量涌現。

    共享經濟正由“亂”到“治”

    共享經濟一方面高速增長,另一方面卻問題頻出。共享出行領域首當其沖。2018年,出行領域狀況頻發。一邊是滴滴順風車乘客遇害,引發全社會對其安全性的擔憂;另一邊是共享單車接連“倒下”,押金難退。

    與之相對應的是投資者的“退出”。報告指出,2018年共享出行領域融資規模從2017年的1072億元下降到419億元,降幅高達 61%。而這也直接拉低了2018年共享經濟領域直接融資的總分:直接融資規模約1490億元,同比下降23.2%,“這是四年來首次測算出負增長現象。”于鳳霞說道。

    如果剔除交通出行,其他領域的直接融資其實“不降反增”,融資規模從2017年的868億元增長到2018年1072億元,漲幅達23.4%。

    回顧2018年,一些行業人士認為,共享經濟從“亂”開始走向了“治”。

    在共享經濟的許多領域,相關部門建立起了多部門橫向聯動、中央和地方縱向聯動、重點專項整治與常規化管理相結合的監管機制。

    于鳳霞指出,2018年針對網約車、共享單車、網絡內容共享等領域集中暴露出的問題,相關部門采取的監管舉措主要包括“開展系列專項整治行動”“進一步完善政策法規”和“加力政策落地與執行”等。

    如網約車領域,順風車命案推動了交通運輸部、公安部等多部門進駐滴滴出行、首汽約車、神州專車、曹操專車、易到用車、美團出行、嘀嗒出行、高德等八家平臺,首次開展聯合專項檢查。

    之前,交通運輸部副部長劉小明也于公開場合指出新業態發展中,一些企業不惜成本、不惜代價地野蠻生長、追求流量、追求估值,忽視安全。

    監管部門出“重拳”已經有了一定“成效”。劉小明表示,目前已有110多家網約車平臺公司獲得了經營許可,全國已經發放了網約車駕駛員證68萬本,車輛運輸證45萬本,“規范進程比較良好順利”。

    要在鼓勵創新與規范發展間找平衡

    進入2019年,研究團隊認為,共享經濟在面臨較為嚴峻的外部環境下,未來三年,仍能保持年均30%以上的增長速度。但共享經濟如何在安全與效率、鼓勵創新與規范發展之間進行一個平衡,應該成為下一步研究的重要議題。

    報告指出,共享經濟企業注冊地與經營范圍全國性甚至國際化之間的矛盾突出。

    目前許多領域新出臺的監管制度多數都具有明顯的屬地化特點,共享經濟活動大多涉及線上線下的協調互動,屬地化管理有其必要性,但是多層級的監管體系與平臺企業“一點運營、服務全國” 的網絡化特點相沖突,并存在合規要求層層加碼、自由裁量權過大的潛在風險,也容易導致企業合規與運營成本大幅上升。

    途家網政府公關總監朱建剛在這方面深有體會,作為共享住宿領域的一員,途家現在正面臨相關問題。

    “共享住宿行業的主管部門是哪個,是住建部還是其他部門?”在和地方政府打交道的時候,朱建剛發現不同城市有不同主管部門,而沒有統一的主管部門最大的問題就是監管尺度不一。比如有的地方要求企業必須提供業主的個人信息或民宿所在的居民樓里過半的鄰居簽署同意書。

    “這是針對擾民問題而提出的要求,”在朱建剛看來,現在城市里租客流動性大,不可能征求每家住戶的同意,就算征求到了,沒幾天換租客了,一樣沒有效力。而平臺對于業主可以審核房產證等信息,其他信息平臺過度收集也不合理。

    投資共享經濟領域的愉悅資本創始合伙人李瀟認為,共享經濟能不能長存,關鍵要看能不能創造價值,這其中包括“創造低成本”“給用戶創造新體驗”“創造新的商品定價”。

    與會人員還提到平臺和政府之間的數據共享問題。

    從目前企業發展的角度看,有的平臺企業內部治理依賴于用戶身份、 信用等政府公共數據的支撐,但目前這些關鍵信息的開放程度很低, 平臺企業獲取數據的渠道少、成本高,信用信息缺乏嚴重影響以信任為前提的共享經濟的發展。

    研究團隊認為,政府部門在日常行政活動中采集和儲存了大量不涉及個人與國家安全的公共數據,這些數據由于開放程度低而處于“沉睡”狀態,既不利于共享經濟企業的業務創新,也嚴重影響著數據資源向現實生產力轉化。

    實踐中,由于多頭管理、跨部門協同障礙以及對數據安全的擔憂,導致政府與平臺之間雙向的數據共享始終不太暢通,既存在“不知道跟誰對接、怎么對接”的難題,也存在“不愿”“不敢”“不能”對接等問題。

    因平臺算法而引發的大數據“殺熟”成為了2018年的新問題,于鳳霞認為平臺算法帶來了諸多問題,越來越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也成為監管所面臨的一個新難題。(寧迪)

    責編:紀愛玲

    • 路過

    新聞熱圖

    海外網評

    文娛看點

    國家頻道精選

    新聞排行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 <li id="aulc0"></li>
    <dl id="aulc0"></dl>
  • <div id="aulc0"><s id="aulc0"></s></div>
    <span id="aulc0"></span>
  • <li id="aulc0"></li>
    <dl id="aulc0"></dl>
  • <div id="aulc0"><s id="aulc0"></s></div>
    <span id="aulc0"></span>
    安徽时时号 急速赛走势 pk10杀一码全天计划 国内直飞拉斯维加斯 mg电子游戏娱乐场 海南体彩网环岛赛开奖 四川麻将 一分赛车计划软件 南粤福彩26选5开奖结果 快3和值计划